首页 » 幽默故事

作茧自傅

2019-06-23 16:11 180 故事网

  卢其洪是市城建局局长,这几天他正为一件事拿不定主意,有些举棋不定的感觉。往常他都是一人说了算,从不与人商量,这一次例外,他为此召开了一个局领导会议。

  “大家说一说,咱修建内外环路剩余的一个亿,看再用于修建什么最为合适,当然了,我们的原则历来是好钢用在刀刃上,请大家畅所欲言。”卢局长开门见山,点明主题。

  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,局长好不容易给了大家个发表意见的机会,于是大家纷纷表明了自己的态度。

  首先是王洪雨副局长发言:“我赞成卢局的意见,既然要用在刀刃上,依我之见,这些钱用来修几坐中小学校最合理,百年大计,教育为先嘛。”

  “王副局长说的不无道理,只是眼下老龄化问题相当突出,许多老年人老有所养的矛盾加剧,这也是不可忽视的一个社会问题,依我看,修几个敬老院才是当务之急。”刘副局长不卑不亢地反驳了王副局长的意见,说完还向王副局长微微笑了一下,表示了自己的善意。

  接下来,其他几个成员竟管清楚自己职微言轻,说出来跟没说差不了多少,但都不肯放过这个表现自己的机会,纷纷提出了自己的高见。有的说修建一个大型水库刻不容缓,今年一场大雨所引发的洪水,使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受到了巨大的损失;有的说,还是民居工程最为紧迫,有不少居民还保留着三世同堂,有的甚至是四世同堂的传统;还有的说,棚户区改造工作已迫在眉睫,如不能按时完成上边下达的任务,谁来承担责任?

  大家说来说去,说的都有道理,但都各执一词,没有一个相同的观点。

  卢局长一看急得大声吼起来:“都不要说了,你们就像是瞎子摸象,只看一点,不顾全面,如此下去,能拿出一个顾全大局的方案来?瞎起哄!”

  大家一看局长火了,都面面相观地互相看着,谁也不敢再作声了,但心里却在暗暗嘀咕,不是你让大家畅所欲言吗?怎么又怨起我们来了?莫非今天让我们来,当我们是聋子的耳朵,成摆设了?

  卢局长见大家都不说话了,也许是觉察了自己的失态,也许是有意安慰大家,马上换了一副笑容,轻声说道:“这也怨不得大家,难哪,狼多肉少,僧多粥少,给了谁能不头疼呀!”

  卢局长这一说,气氛马上缓和了许多,大家也都活跃起来。

  就在这时,一直没表态的李玉良站了起来,看了看大家,最后把目光落在卢局身上,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咱们大家都知道,咱市监狱的监狱长,三番五次找咱卢局,要求拨款重修监狱,大家都清楚,咱市的监狱无论是建筑上,还是生活设施上,太落后了,这是一个关乎国家形象的大是大非问题,搞不好,那些以国际警察自居的大国又要诽谤我们,什么不人性化啦,没有人权啦,什么没民主啦,大家说,咱们能容忍他们这么叫嚣吗?不能,绝对不能!咱们要拿出事实来,给他们一个有力的回击。所以,依我看,还是答应监狱方面的要求,重修一座现代化的监狱为好。”李玉良说完,冲着大家笑了笑才坐了下去。

  李玉良这么一说完,大家都既没表示同意,也没表示反对,大家都知道,李玉良素来善于察言观色,有卢局的应声虫之称,大家把目光都集中向了卢局。

  卢局长看了看大家,按惯例是该自己一锤定音的时候了,别人是不给你做最后结论的。于是卢局长郑重其事地宣布:“如果大家觉得对李玉良同志的意见不好表态的话,咱们还是以举手表决的老规矩来解决问题。下面,请大家同意的举手。”

  卢局长话音刚落,李玉良第一个先举起了手,接着卢局长也举手了,慢慢地其他人也都举起了自己的手,竟管看上去似乎并不情愿。

 “好了,全数通过,这事就这么定了,散会后立即通知监狱方面,希望能及早动工,时间就是效益嘛!”卢局长说完就宣布散会了。